姜淑梅涂鸦
  来源:好运快3-好运快3官网日报客户端  作者:艾苓
2019-09-16 15:28:27

朗读者|艾苓


demo.jpg

《拍手为歌》,姜淑梅辑、著、绘,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,2019年7月




      
娘的第三本书《长脖子女人》是本民间故事集,编辑想配插图,跟我说正在物色画家,想不出哪位画家的画风跟娘的文字相配。

娘管我要过彩笔,涂抹了一段时间,她有剪纸的功底,应该可以自己插图。我跟编辑一提,他欣然同意,说:“可以试试。”

回头跟娘汇报,她说:“不行,你不看见了吗?我现在画啥不像啥。”

我说:“你要是一拿笔,画啥像啥,画家都得饿死了。慢慢来,反正时间长着呢。”

娘又涂抹了一个下午,终于没有耐心:“你马上给编辑打电话,插图他爱找谁找谁,我不学了。”

“为啥?”

“画得不好哇。你马上打电话,别让我着急了!”

我说:“好好好,我打电话。”

我没打这个电话,写了封电子邮件,想了想,保存到草稿箱。

娘睡了一夜,想法就变了。第二天早晨我刚进门,她就说:“我画不好,还画不孬?画得不好,人家不放到书里不就行啦?”

“这就对了。反正你学画画呢,画着玩呗。”

我故意问:“你昨天是怎么说的?”

老娘嘻嘻笑:“张老师,我错了!我给你鞠一躬吧。”

demo.jpg

姜淑梅的画《烧小窑》

出版方急于推出第三本书,书里没放插图,姜淑梅涂鸦却从此开始了。

有个小朋友知道娘在画画,网购了画画教材和画画工具送过来,娘从花卉开始,玫瑰、牡丹、荷花慢慢来,逐渐迷恋。

待她用笔熟练,我马上叫停:“不要再画这些花花草草了。”

“为啥?”

“这些花花草草,小学生都会画,比你进步快。”

“那你让我画啥?”

“像你写书一样,画就画那些别人不知道的事。你过去生活的村庄什么样,很多风俗已经没有了,你可以画出来。”

娘说:“好了老师,我知道了。”

我以为娘会画一些简单的静物,棉车子啊,磨盘啊,等等等等。娘画出来的却是过去的生活场景和人物。

画画以      

工作停歇,我去客厅喝水。

娘突然说:“你跪下!”

我不大相信耳朵,回头看娘。

她说:“叫你跪你就跪!侧身跪!”

我看她一脸认真,并无怨恨之气,我乖乖跪在地板上。

她说:“哦,你起来吧。我想画一个人跪着,俩腿咋都画不好,这回俺看清了。”

娘的眼神好,太阳底下纫针线比我麻利。画画以后,渐渐感觉眼神不够用,想做白内障手术。

去哈尔滨手术时间临近,她又胆怯了:“算了,俺都八十岁了,还能活几年?拉倒吧。”

“你怕疼?”

她反问我:“咋说也是手术,能不疼吗?”

“我都问了,手术打麻药,不疼。麻药劲过了,也不怎么疼。再说了,你还想不想当画家了?”

她想了想说:“豁出去了,做手术!”

demo.jpg

姜淑梅的《二月二》

术后第二天,揭下眼罩,我们都暴露在娘的火眼金睛下。

她说:“哎呀爱玲,你鼻子上的毛孔咋那么大呀?”我笑:“这是黑头,最近没处理。”

“你脸上那几个是老年斑吗?”我大笑:“这几个是雀斑,都陪我好几十年了。”

“哎呀爱玲,你脸上也有皱纹了,我以前看不见,以为你一点儿皱纹都没有。”

从哈尔滨回到家,她各处看:“哎呀,俺以前看窗台就是白色的,这也不是全白,还有小点点啊。”她发现了灶台上的虾皮:“虾皮上还有眼睛啊?这些小眼睛俺都看见了!值!手术钱没白花!”

娘为民谣画插图,每天涂鸦,我偶尔看看,说:“这个画得不对啊。”

娘说:“咋不对啦?以前挨饿牲口都死了,‘爹拉犁子娘拉耙’,说的就是那时候。”

我说:“你这是画了两组人物,朝两个方向犁地,上面这两个人脚画在上面,好像做空翻。”

娘从中间一剪子下去,翻转过来放,方向就对了。只是中间的缝隙无法补救,只好另画。
      
听说老年大学美术班招生,我去给娘报名。

看门大叔拦住我:“你想给谁报名?”

“我老娘。”

“多大了?”

“八十岁。”

“我们这儿只收七十岁以下的。”

“你们这是歧视老年人。”

大叔说:“不是歧视,想报名的人太多。要是收一个八十岁的,那些七十多岁的都得找上门,我们招架不了!”

报名遭拒,意味着我娘只能自学成才。根据专业人士指点,我给她买了各种农民画和齐白石的写意画。画画工具也添置了很多,她想玩哪样玩哪样。

demo.jpg

姜淑梅的《给新房点灯歌》

有一次,娘先画了一只白色大公鸡,画得真不错,左侧又画了花,好像是牵牛花,花朵硕大。

我说:“好是好,缺少一点儿地方特色,最好有过去的鲁西南特色。”

娘指着右侧说:“我还准备画一个房子,再画一个磨刀的人。”

我说:“娘,你应该先打草图,把这些东西都画好,再慢慢涂色。”

娘反问我:“打草图?俺哪会?”

过了一会儿她说:“俺一边画一边想,画房子,画人,刚想起来。”

某次,娘拿来一页文字说明,想让我看看,她再誊抄到画稿上。

我在上面直接修改,把一个多余的逗号圈起来,画上删除符号。

娘问:“这是啥东西?”

“删除符号。”

娘拿起来那页纸端详半天,有点儿发愁:“这几个圈你咋画的?俺是不是得抄到画上?”

突然想起,从写作那天开始算,娘还是小学生。我赶紧给她讲啥叫删除,啥叫删除符号,这里为啥要删除。

六年级女生,继续加油!


(编辑:杨铭  责编:晁元元)

demo.jpg

扫码关注《天鹅》 共享文字之美